抗戰時期的李鐵椎。(翻拍)
  “我們不怕死亡,只是怕被遺忘。”這是成都的抗日遠征軍老兵李鐵椎生前最愛對孫女說的一句話。12月11日上午7點45分,李鐵椎因病離世,享年90歲。按照老人生前遺願,喪事從簡,不舉行告別儀式。今日上午,李鐵椎的遺體將被火化。今年9月初,華西都市報記者曾在醫院看望過因肺部感染住院治療的李鐵椎。3個月後,再次接到李鐵椎女兒的電話時,記者得知這位老兵“歸隊了”。
  兒女講述
  父親一生堅強不屈 會補皮鞋打傢具寫書法
  李鐵椎生活了60多年的家,位於陝西街路口一座寧靜的老院落。在李鐵椎簡樸整潔的家中,掛著“抗日英雄 民族脊梁”的牌匾,“成都市優秀工會法律援助律師”的榮譽證書,還有老人自己用毛筆寫的草書《念奴嬌》。“書桌上堆的全都是他看過的書,寫的回憶錄和工作材料。”大女兒李文玲一邊整理父親遺物一邊說。
  “學一樣鑽一樣成就一樣”,是小兒子李文兵對父親的評價。“他性格和善,而且很健談,年輕人都喜歡與他交朋友,聽他講養生、講法律、講收藏。”在李文兵眼裡,19歲的兒子李斯丹“最像父親年輕時的模樣。”
  二兒子李文丁回憶說,上世紀70年代,手巧的父親常常給三個兒女做木拖鞋,還會補皮鞋、打傢具。“他寫得一手漂亮的草書,當年很多人家裡結婚,主動找到他索要書法作品掛在婚房裡。”李文丁說,父親這一生人如其名,從他身上能看到鐵錐似的不屈脊梁,也能看到“老兵不死,只是慢慢凋零”的一段歷史背影。
  生平軼事
  曾參與密支那戰役 戰後成為四川首批律師
  記者從李鐵椎兒女的口述中得知,李鐵椎原名李盛智,1943年12月,在省立資中中學上高二、只有19歲的他選擇投筆從戎。1944年初夏,李鐵椎與200多名新兵從昆明巫家壩機場出發,飛躍舉世聞名的“駝峰航線”,奔赴印緬作戰,隸屬中國遠征軍新一軍30師防毒排。他主要擔負戰地的防毒消毒,供應物資和野戰醫院的守衛任務等。
  在李鐵椎自己寫的回憶錄中,專門提到“在蘭姆伽培訓基地,我可以在10米內射中火柴盒和美國幸運牌香煙盒上的紅星,約50米高的樹上有一隻禿頭鷹,我一槍命中。”因為槍法出眾,培訓完後他被提拔為中士。
  1944年,李鐵椎參與了密支那戰役,接著攻打八莫、南坎等地,日軍兵敗如山倒。密支那大捷扭轉了盟軍在亞洲戰場的敗局,是盟軍由敗退轉為反攻的標誌。
  抗戰勝利後,李鐵椎結束了從軍生涯,回到母校繼續讀完高中,隨後考入正陽學院法律系,後來又到第二野軍政大學(西南軍政大學前身)學習。1950年,李鐵椎被分配到川東行署勞動局,1952年8月起在四川省勞動人事廳工作,直到1985年退休。
  “父親是四川第一批律師,近80歲都還在代理案子,直到有一次辦案路上騎自行車摔了一跤,看到我們實在不放心,他才沒有再接案子的。”李文玲從李鐵椎卧室的衣櫃里,翻出了老人生前最珍愛的一件物品——在印度從軍時,英美盟軍發的一床軍毯,也是老人唯一保留至今的抗戰紀念物,“這床軍毯伴隨了父親整整70年”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 王蕾攝影郝飛  (原標題:成都90歲抗戰老兵李鐵椎“歸隊”)
創作者介紹

徐萌

ne51nebsr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